成都:手游第四城的泡沫与坍缩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返回
时间:1970-01-01 编辑: 来源:
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2014年上半年的成都天府软件园,汇集了大大小小近千家手游公司,刚刚从北京南下创业的石星琦也是他们其中一员。泡茶馆、打麻将、吃火锅时,“千万流水”这样的字眼随处可闻。

  短短一年之后,如今的成都手游圈比起那时沉默了许多。解散了团队准备回北京的石星琦站在软件园门口,环顾四周,那些意气风发、谈笑风声的人们仿佛都不知去向,偌大的软件园里,熟人越来越少了。

手游第四城的崛起


  位于成都高新区南部园区核心地带的天府软件园,可以说是成都手游的主战场。

  早在2012年6月,成都高新区在全国率先出台了《成都高新区加快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从房租减免、税收奖励、人才补贴等方面对创业企业进行支持。其中更有明确的条款表示,将按投资金额的5%对被投企业进行项目扶持,最高可达100万元。

  这些政策的出台吸引了不少投资人和创业者,从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中旬,成都手游圈中已披露的创业投资案例达50起,投资金额超5亿元。其中,成都掌娱天下、成都好玩一二三和成都魔方在线均获得9000万元投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网秦科技在成都高新区设立了规模2亿元的五岳天下投资基金,并分别向成都掌沃无限和汉森信息投资1000万元和500万元。

  与此同时,腾讯、完美等一众手游大厂也纷纷落户成都,Google还联合四川大学在西部设立了首个Google开发者社区。

  眼看着手游市场的发展如日中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活动心思,想抓紧时机追赶上这轮风潮,而资本的热捧与大厂的带头,进一步吸引了创业者追逐的步伐。创业场里的手游孵化器陆续建立,大街小巷遍布的创业咖啡厅接连开张,CP团队要么拿到投资进驻孵化器,或者干脆自掏腰包蜗居咖啡厅。他们信心满满、心无旁骛地投入到产品研发当中,只盼着产品完成后能够迅速卖个好价钱。

  来自成都高新区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旬成都的手游公司已经有600多家。而根据业内流传的说法,鼎盛时期成都的手游CP数量实际上超过了1000家。那时的成都,被称为继北上广之后的手游第四城。

旋踵而至的下坡路


  移动互联网时代,大爆发之后急转直下的剧情每天都在发生,成都手游圈也没能免俗。等到2014年下半年,成都手游圈已是另一番光景。业内传闻称,半年时间里,成都手游CP的数量已经从传说中的1000多家骤减至不足300家,这一数据记者已经从一些从业者口中得到了证实。越来越多的团队带着它们尚未完成的产品,不声不响地消失了。

  成都卡尔维科技曾经在天府软件园拥有两层楼的办公室,以自研产品为主。成名作为3DARPG《战神之怒》,其国内代理为云游,海外则代理给了Chillingo。代理金以及融资一到位,团队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扩张。

  卡尔维的CEO杨存富在2013年7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那时的公司员工共300余人,包含12个研发团队,其中9个是在2012年收购的,2013年毛利预计可达5000万元。他预计未来三年公司会发展至500-1000人的规模,还将收购10多个团队。“为了下半年的收购之战,现在两层办公室当中,上面一整层办公室都是空的。”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今年春节前夕,杨存富突然向员工口头宣布公司破产解散,此时的卡尔维只剩下40多名员工。盲目扩张之后过于巨大的团队规模,最终还是拖垮了这家公司。

  另一个更富话题性的例子是成都游戏工场。成都游戏工场是成都小伙伴基金下属平台,属于港交所上市公司云游控股Forgame的成员。2013年7月,公司进驻成都高新区天府软件园,专注打造手游研发的早期孵化平台。

  曾经的游戏工场,因其疯狂的投资行为而闻名。据媒体报道,号称手握2亿资金的游戏工场,其工作人员采用“扫楼”的形式,对成都的手游创业企业、团队逐一登门拜访,最快的一笔投资项目仅花费2、3天便敲定,其他投资项目平均周期也只有7天左右。从2013年10月到2014年4月,游戏工场对外宣布,第一阶段投入的资金超过1亿元,7个月内共投资了32个团队,平均下来几乎是每周一家的节奏。2014年5月,游戏工场完成了第一期的基础建设——办公面积达5000平方米,员工人数超过300人。

  然而从14年下半年开始,不断传出游戏工场旗下的团队解约和解散的消息。直到本周一,有媒体爆料曾经风光一时的游戏工场宣布破产。得知这一消息后,记者迅速向游戏工场员工求证,了解到的真实的情况是:游戏工场并未破产,而是它所投资的项目解散,同时其研发平台也裁掉了一大批员工。

  记者通过与一些曾接受过游戏工场投资并进驻了孵化器的CP交流,了解到了一些游戏工场内部的故事。

  2014年初,他们与游戏工场的负责人达成了口头协议,正式进驻了游戏工场的孵化器。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游戏工场帮助他们解决了住房、办公的场地和设备。但在公司注册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根据工场的规定,他们无权掌握自己公司的财务章、税务章、公章甚至法人章。也就说,游戏工场对外以投资的名义宣称,实际上是在以招聘的模式运作,他们成为了游戏工场内部的团队,团队成员按月领取工资。

  随着游戏开发进度一步步推进,问题开始暴露。最初的口头协议原本是他们专心研发,游戏工场负责运营,分成五五开。到后面却逐渐变成CP不但要自行背负产品,还要开始缴纳场地费、水电费,背负游戏工场本身消耗的公摊。

  这样的转变使得游戏工场旗下很多团队都敏感地认识到,游戏工场没有钱了。可问题在于,钱都到哪去了?很多团队根本就没有拿到投资,而是以发工资的形式团队进驻的,并且工资水平非常低。尽管团队领导人有自己定工资的权限,但游戏工场的行政管理部门会要求负责人把主创人员的薪资“控制得良性一点”。除此之外,投资协议里还有很多更加离谱的条款,例如获投资的公司负责人全年对公司财务的管理权限不能超过20万,同时全年不能给超过两名员工涨薪。

  面对这样的局面,不少团队逐渐心灰意冷,有些甚至没有解约就直接离开了。

  看起来游戏工场一直是在单方面压迫,但事情或许没有这么简单。记者试图向游戏工场的员工寻求解答,可是碍于身份他们并没有给出回应。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另一位成都手游圈内的投资人士,他向记者解释道:“这种情况确实会有,由于成都手游圈内早期存在不少投机分子,团队本身研发实力很差,却非常擅于讲故事,从投资人手中骗到钱就跑路,不少投资人深受其害,因此不得不提高警惕。”

  信任是基于双方,无论是开放者的欺骗,还是投资者的不放权,都是让双方无法真正达成合作的原因。然而,这种乱象也仅仅是整个成都手游市场的冰山一角。

  记者从部分创业者那了解到,一些公司在对待投资的项目和自家项目的待遇也是千差万别。某公司的研发负责人月薪超过4万,主美主程等职位的薪资也都在3万左右。而轮到投资项目的待遇,甚至还不到他们的一半。薪资上的不对称,在公司的上升期似乎也并不成问题,但是当面临公司变动的时候,这些问题会进一步放大双方的矛盾。尤其对很多外来创业者来说,这么多的问题让他们感到无力解决。

  在经历了种种混乱之后,成都CP团队的数量迅速锐减。3月11日,天府软件园创业场2015年第一期项目评审会的结果显示,与以往评审会手游项目独霸一方的局面不同,本期手游项目的比例首次下降到不足20%。

成都:手游第四城的泡沫与坍缩


手游第四城衰退的背后


  从鼎盛时期的1000多家CP到如今的200多家,戏剧性的大起大落背后,成都手游圈究竟发生了什么?通过与几位成都手游圈内人的交流,记者尝试着解析了成都手游陨落背后深层次的问题,希望能抛砖引玉,引起大家更多的思考。

一、产品同质化严重

  成都手游圈绝大多数的成员都是CP或者偏技术性的团队,其共同的特点是对市场、运营知之甚少。在成都,手游产品立项和研发的主流并不以市场为导向。由发行、运营来指导产品开发的情况同北上广相比偏少,许多CP团队自己想做某个类型的产品,或者认为某个类型会火,就稀里糊涂地做了起来,缺乏合理有效的前期调研。

  闭门造车的带来的恶果,是大量抱着投机心态的小团队一股脑地抄袭热门产品。因此,成都产品的同质化相当严重,大部分产品带着明显的模仿痕迹,清一色的仿《刀塔传奇》、类COC。

  此前很多发行商都在比较粗犷地拿产品,而到了14年下半年,由于太多产品积压在手上或者根本推不出去,发行商拿产品的节奏开始放慢,拿出的代理金和预付款也大打折扣,甚至有些发行商开始尝试不给版权金的做法。这样一来,那些缺乏竞争力的B+产品和他们的团队就彻底失去了机会。

二、人力成本急剧上升

  与北上广相比,成都现有的人才储备远远无法满足大多数中小企业的需求。由于公司之间哄抢,一些人才紧缺岗位的薪资水平被哄抬数倍,人力成本与北上广几乎没有差别。原本只拿4000块的员工跳槽之后,工资能变为1万2,远远超出了他真正能创造的价值。

  据目前仍留在成都做研发的CP介绍,一些特殊的岗位,比如UI、特效、动作、U3D程序员、数值策划以及海外运营,一直以来都是成都比较缺乏的人才。以美术为例,一般游戏开发团队至少需要一名拥有一年以上经验的美术担当主美。团队数量激增,导致有经验的美术供不应求,不少团队只好退而求其次转向应届毕业生。这样一来,就连完全没经验的应届生的薪资都上了一个台阶。

三、团队缺少项目管理意识

  一位主要投资成都团队的投资人告诉记者,成都有很多团队存在项目管理意识不足的问题。从市场调研到立项再到内部的项目推进,流程对于手游研发来说其实非常重要。他曾投资的一个公司的产品2014年初就基本完成了,也做过小型的不上量的测试。但由于在项目管理过程中服务器端的推进存在问题,早期没有做结构方面的压力测试,最终导致虽然产品本身各方面还都不错,但上线后无法接受大的用户上量,只能回炉重造。项目一再推迟上线时间,最终错过了机会窗口,造成产品失败。

四、缺乏研发经验交流

  在很多成都CP的眼里,成都的手游圈一直很热闹,各种咖啡馆里各种沙龙人声鼎沸,可问题在于,这些活动几乎全都是商务之间的交流,很少见到研发团队之间技术性的交流和分享。频繁地参加这些活动,对于游戏开发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助益。从这些活动上的活跃人群来看,成都更像是一个商务主导的市场,缺少持续做出好产品的土壤。

五、契约意识淡薄

  在交流的过程中,不少成都手游人向记者表示,成都手游圈在处理投资问题时往往更偏向人情而非契约,而与之相矛盾的,是CP团队与投资人之间的相互不信任。一方面不少小团队自身素质比较低,拿了钱却交不出产品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此投资人不得不提高警惕;另一方面也确实有很多创业者心思比较单纯,加上确实急需资金,因此在签订投资协议时往往不太在意协议的具体条款,最后即使发现问题也很难找到圆满解决的办法。

  就这样,不少小团队冒失地开始了创业,却根本没能找到进入市场的正确方式,最终被迫带着没有完成的产品默默解散。而团队解散后流散出来的这些人,一批被大公司所吸纳,也有一部分转而从事其他的行业。

  此外,不少死掉的团队选择了离开成都。实际上,成都大部分团队的核心成员都来自北上广,很少有成都当地的。他们一旦遭遇失败,大多会选择回到北上广。这也是成都CP数量骤减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新鲜血液越来越少了。

  无数人追着手游的热潮来到这里,烧光了热情和积蓄,最后黯然地离开了。明天,太阳还将照常升起,相信他们也将找到新的出路。


via:游戏葡萄


《星梦学院》试玩评测

1分钟读懂2017游戏产业

产业年会7位大佬演讲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京ICP备15024595号-1

游戏客栈 游戏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