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平世间坎坷路——专访《盘道相》制作人袁向智
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新闻>返回
时间:2015-07-01 编辑: 来源:蜜蜂网

18.png

    清华科技园,一个安放着众多知名高科技企业与无数创业梦的地方。在这里祝余见到了采访的对象——老袁,这个蓄着一小撮山羊胡,踢踏着板儿拖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无比适合这样一个亲切的称呼。

  老袁名叫袁向智,原画出身,最早做多屏互动游戏,2012年末从原公司离职自主创业做手游。老袁来的不早也不晚,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做事情讲究天时地利,时候到了。2013年的国内手游行业百花齐放,初涉手游圈的他当即意识到了一件事,IP被奉为王只是现状,它终有枯竭的一天。而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自己也是个买不起那些高知名度IP的创业者。老袁说自己是个很能扯的人,既然买不起,那自己编一个出来好了。

  他的游戏

  老袁痴迷于中国传统文化。夸父逐日、盘古开天、女娲造人,这些曾深深影响老袁的中国神话故事,使他在在构思游戏剧情的时候,几乎不假思索的确定以此为蓝本,至此《盘道相》算立项了。

  老袁为《盘道相》架构了一个庞大的世界观:神话中的神如伏羲、女娲其实是比人类高等的生命体,他们处于比人类世界更高科技的文明中,不过其族在遭遇天灾后逐渐消亡。时光轮转至现代,随着秦皇兵俑中一个知晓人类文明过去与未来的俑人苏醒,人类早已忘却那个神秘的上古世界,将由他口中娓娓道来。

  《盘道相》构思了整整三年,而这个故事老袁也并不打算一次性讲完,他表示《盘道相》的剧情将随着之后章节更新而逐步丰富,在这个过程中他希望像《魔兽世界》那样,在游戏的同时能够带给玩家一个信仰。

19.png

  《盘道相》开发中画面

  最初老袁也在自己试着开发这款游戏,非专业出身的他做起游戏来非常吃力,效果也并不理想。期间磕磕碰碰使他积累了许多如何少走弯路的经验,这也为之后游戏正式开始制作起到了一定的铺垫作用。2015年伊始,老袁的公司开始走向正轨,此时他的第一位投资合伙人谢将相正式加入,对于初创公司的老袁来说,谢将相无疑是他的伯乐。

  现在他们已经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下次Unity大会所要展示的游戏内容。老袁透露,目前已经完成视角、位移、和技能释放,其它细节调整大概还需要一个月左右。

  他的故事

  更早的时候,老袁在宋庄做画家,后来因为被美评挤兑的连顿面条都吃不上,一怒之下烧光了所有的画后出来做了原画。在各种做二次元、做Q版、做的要像那个谁谁谁一样的声音中,老袁意识到在市场利益的冲击下所带来的手游同质化现象。

  其实现在并不缺乏有才华的游戏人,但是在市场利益的驱使下,他们不仅在各方面被限制,游戏的制作的时间被大大压缩。好的土壤才会长出好的种子,这样的环境下被要求制作出一款上乘之作是不可能的事,急功近利的心态扼杀了太多本该被叫好的作品。老袁说“抛开生存问题来看,这其实也反映了很多游戏人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20.png21.png

  《盘道相》的场景及人设原画

  老袁向我们解释了《盘道相》名字的含义。盘指盘问,道指真理,相指众生相、万物相。

  这样在颇具内涵的名字没有引起很大的共鸣,很多人和他提议这个名字太拗口不容易被记住,不如叫个《XX传奇》、《XX奇迹》来得接地气,老袁当即拒绝了,他说:手游市场的水准就是被这些想法给搞Low了。在这个略带神棍味道的中年男子身上我仿佛看到了一丝不羁的艺术家气质。

  在谈到如果有投资方要求你们更改游戏内容你是否会妥协时,老袁不假思索的说会的,“因为我得先让我的游戏活下来,只有活下来了才可能有将来。”

  “但如果是市场、渠道来提意见我是绝对不会妥协的”老袁随即补充道。

  去年老袁的公司主要是在试错期,对资金、时间的成本消耗都很大,团队前前后后换了几拨人,新的程序员接手时不知道应该怎么收拾上任留下的烂摊子,导致耽误了游戏的制作进度。到今年老袁的团队已经非常精简,基本上就是程序员、美术、特效师及兼程序员的投资人,老袁负责策划。

  他们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把之前乱七八糟的代码模块化,标准化,这段时间所有的成本也是自己来负担。他坦白:我们现在首要解决的是资金问题,为了节约成本所以很多想法暂时没去实施。

  而有关游戏上线的时间老袁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他想让游戏在今年上线,但具体的时间需要要看投资什么时候到位。

  今年2月,《盘道相》放出了一个精简了技能与玩法的试玩版本,开放的2000个账号中最后得到有用的反馈仅仅只有30条左右,虽然有些惨淡,但也让老袁的团队受到了鼓舞,在游戏制作初期即使只一小拨人肯用心提意见,老袁已是很欣慰。得到了认可便是一个好开头,未来他将争取扩大自己的粉丝群。

  在采访将要结束的时候,老袁说,出来创业给他最大的一个感受是,很多事情并不是一定要有钱、人脉、时间才可以去做,只看你怎么去判断这件事情,你有多想便决定你最后会做到什么程度。“很多人说做游戏不就是为了挣钱吗,但我自己做游戏就是想让玩家认可”语毕,老袁放下二郎腿平静的看向我。

  身为采访者,祝余无法对老袁的话加以太多评价,他的游戏、他的故事就交给时间去证明。


2017年IP粉丝行为报告

残酷的电竞梦

尴尬的主机行情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京ICP备15024595号-1

游戏客栈 游戏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