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望角 | 伤仲永!里程碑式公司如何从远超腾讯、阿里到泯然众人(上篇)
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新闻>返回
时间:2015-07-16 编辑: 来源:

  游戏客栈今日报道(2015.07.16)2004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发布,上海盛大CEO陈天桥以身价12.76亿美元占据大陆富豪第三名之位,更是被誉为“中国IT界首富”。一时之间名动海内外,被无数人争相膜拜。那年陈天桥意气风发,风华正茂(31岁)。2004年5月,由陈天桥领军的盛大网络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到当年8月,盛大当时的市值一举超过韩国游戏厂商NCsoft,成为全球市值第一高的网络游戏上市公司。

  而那年马化腾排名第99,身价1.41亿美元(按汇率约不足9亿),而另一巨头马云当时还在创业的路上艰难前行,在福布斯排行榜上怎么也寻不到他的名字。

 1.jpg

  2015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发布,陈天桥以12亿美元,位居中国富豪榜第298位。而马云、马化腾则完成了逆袭,马云以227亿美元位列第4名,马化腾以161亿美元位列第6名。

  1.jpg

  从数据上来看,陈天桥在原地踏步,甚至可以说是在倒退(资产减少0.76亿美元),以游戏起家的陈天桥怎么了?而盛大从浓墨重彩的惊艳出击到平庸其中所暴露出的问题值得广大游戏人借鉴学习。

  一、对个人自信心爆棚导致听不到外部的声音

  家族式管理是全社会最先进的管理方式、真正做决策的人:就我一个人——陈天桥语录

  陈天桥有着上海男人的典型特点——精明、精于算计。

  同时他有着极为矛盾的一点,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学专业,对于现代资本运作和管理有着很高的认识,但另一方面却奉行家族式管理这一较为传统(或者说违背现代企业管理)的一种管理方式。

  很多曾经的盛大员工都认为陈天桥不像一个企业带头人,而更像一位家长。在孩子成长的路上,可以一肩扛的挑起责任战胜困难为孩子指明方向,但在孩子长大成人后,却更像一个习惯大权在握的家长,仍然事无巨细的强加干涉。而这样的性格自然就造就出了盛大游戏缺乏独立自主研发基因的特点。

  当然,也有一部分员工更是坦言直接将陈天桥形容为一位帝王,而盛大就是他的帝国,他有着对权势的迷恋,喜欢对整个机器运行的把控。帝国内所有的发展方向不能违背他的意愿。唐骏在盛大担任了4年总裁,但他的权限也极为有限,更多的时间更像是一位没有实权负责秉承圣意的宰相。但这种表面上的职业经理人制度还是与陈天桥骨子里的家族式管理相悖,最终唐骏无奈离去。

  据盛大内部人士对外透露“盛大每次高管开会,高官们都是战战兢兢,如果陈天桥对谁的发言不满,会当众让他下不來台。一些高管也总结出来一个规律:如果一件事情要得到陈天桥的认可,一定要想办法让他觉得下属的想法是他早就已经想到了的。”

  陈天桥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谁提什么就开除谁。如当初做“盒子”,陈天桥在内部下达封口令“谁要是给他提关于盒子战略的意见就开除谁”。

  陈天桥甚至公开宣称:“我从来就没有认为家族化的企业需要去淡化,如果家族化企业的管理能够帮助盛大实现我们的理想和梦想。”陈天桥在家族式管理的道路上愈走愈远,同时个人对企业的干涉也越来越强烈,而离去的员工越来越多,其中大部分是一些不愿意受僵化领导而富有战斗力的核心员工。

  2008年,唐骏离职,2010年,李瑜离职,2011年底,盛大游戏总裁凌海离职,2012年Q3谭群钊离职,2014年Q3,张向东被解雇……(副总裁及以下级别的就不在这里进行记录了)

  而到了最后是陈天桥的胞弟陈大年的离去,盛大内部从此只剩下了一种声音。

  帝王在天下为尊的同时,也不可避免需要品尝孤家寡人的滋味。

  二、商人的投机与精明,让盛大缺乏做好产品的耐心

  选择经理人标准:以企业的利润为重——陈天桥语录

  陈天桥在资本运作上有着超出常人的能力,这让他在资本市场上得心应手。

  但作为商人的陈天桥有着商人的本质——唯利是图,同时将上海人的精于算计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这里举例为证。

  盛大代理的游戏产品《传奇》等随着上线时间长等出现收入下降和用户不断流失等问题。当时另外一款现象级游戏《征途》的“免费模式”给了陈天桥很大的启发,于是陈天桥宣布旗下《热血传奇》等三款游戏相继免费( “游戏免费,增值服务收费”)。这一举措立时增加了盛大的收入,以及用户在线人数,同时在资本市场让盛大受到追捧。

  根据当时的报道称,盛大在“五一”期间的“闯天关”和出卖道具的活动中取得了上亿元的收入,很多玩家为此投入的费用远超之前为点卡所支付的费用。

  免费模式开启了作为一个商人的陈天桥的“嗜血模式”,同时免费模式又像是鸦片,虽然能短时间内缓解疼痛,但过量的使用却让人欲罢不能。于是此后盛大对增值服务的拓展和建设开始急剧加速,游戏开发者不再关注游戏本身的娱乐性,而是倾向于如何让消费者更多更快捷的付费。

  当然这也与陈天桥的商人特性有关,陈天桥一直对外宣称“大赌大输大赢”,而这一次免费模式就是一次大赌,赌对了就是大赢,赌错了就是大输。可是这一次没有如当初代理《传奇》一般赌对,这一赌就让盛大失去了先手的机会。

  免费模式促使了一大批人民币玩家的出现,盛大的利润与收入在短时间之内急剧暴增。尝到道具等增值服务收费模式甜头的盛大,怎么会轻易放开这块蛋糕?毕竟与之前的点卡模式相比,来钱太快了。事实也是这样,看到增值服务价值的盛大开始不断增加增值服务的数量,多样化的游戏体验也被多样化的充值计费点所替代,这一系列的动作让游戏的娱乐性丧失。

1.jpg

1.jpg

  而原本玩家在游戏体验中的相对公平性也被人民币玩家的出现破坏殆尽。当年为了一把屠龙多少玩家连夜奋战,当刷到一把裁决的时候玩家的兴奋感多少年以后仍然会被成为叙旧的话题,而打BOSS的抢怪爆装的激动可以让玩家血压迅速升高。

  而在人民币玩家的大量出现以后,大量的装备可以通过付费购买,多少个夜晚的奋战可以被一秒钟的付费所代替,而日夜抢BOSS的紧张乐趣也被付费所代替。增值服务打破了玩家之间的平衡点。当低消费用户的大量逃离,也让高消费用户失去了乐趣。

  最终用户流失的序幕拉起,收入下降。

  盛大错失良机!

  大赌大输!

  陈天桥拥有着令人敬佩的商业眼光与嗅觉。盛大在业务上的很多产品都具有前瞻性。

  收购Actoz Soft创办研究院,从盛大盒子到进入数字出版行业,版权交易再有bambook,以及在今年由幕后走向前台的陈大年所推出的万能wife钥匙……

  据盛大前员工所述:盛大内部精于考核,却缺乏持续的对一件事物进行投入。

  这其中主要有四点原因:

  ①作为商人的陈天桥强于计算,投资一是计算回报率,二是计算周期性。所以往往有的团队在成立半年后却由于缺乏成绩而被解散。如2010年底的“切客”有你、推他等业务,均遭遇了类似命运。盛大创新院一位离职员工对外讲述,在盛大内部任何一个项目,半年时间如果没做好,陈天桥就认为是执行问题。“陈天桥一旦觉得某个项目不合适,或口味变了,就立马调兵遣将去新的项目,老项目无人问津。”

  ②盛大先天基因所决定,从《传奇》的代理开始,盛大更像是一个发行公司,而不像一个研发公司。即使后期也收了不少的团队,拥有大量的研发人员。但是早期的盛大老员工大部分都是属于发行人员,而在盛大的升职体系中,往往一个部门的决策人不是一个制作人,而是一个发行人。这也就造成了核心领导人缺乏研发技能,缺乏对于产品深层次的理解。

  ③陈天桥的“大赌“策略在这里还有一点体现,即盛大的一个研发团队往往只有十几个人,而在当时的竞争对手甚至可以达到上百人的团队。陈天桥骨子里不信服人海战术,往往喜欢把鸡蛋放在N多个篮子里。这也就导致了研发团队由于人数较少力量不足,发展缓慢,往往提出了一个好的想法,却在执行上过慢,最后陈天桥得出结论——执行力不足解散!

  ④盛大公司所在的地点上海的格局限制了盛大的发展。上海更像一个发行公司的集聚地,拥有骨子里的买办文化,而缺少研发制作的文化。

  综上所述,这决定了盛大有眼光,但是缺乏耐心。而研发产品往往最需要的就是耐心!■

  (未完待续)


2017年IP粉丝行为报告

残酷的电竞梦

尴尬的主机行情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京ICP备15024595号-1

游戏客栈 游戏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