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龙珠激斗》各版权方 详解日式IP生态链玩法
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新闻>返回
时间:2015-07-20 编辑: 来源:

  游戏客栈今日报道(2015.07.20)7月17日,数字天空举行了2015全球战略发布会,会上一重要环节是公开手游《龙珠激斗》的中文版。现场,与这款游戏授权相关方共7人一起举起了7颗龙珠,进行了发布仪式,其中3人来自数字天空,4人来自不同的海外授权方。按理说《龙珠激斗》的原作『Dragon Ball Z Dokkan Battle』只是万代南梦宫的游戏作品,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授权方?这恰恰体现了从日本引进IP相关内容时的特点,即版权构成复杂。《龙珠激斗》的版权共涉及到日本游戏公司万代南梦宫、动画制作公司东映动画、漫画出版社集英社,这些版权方均派人参加了发布仪式,并在其后接受了国内媒体的采访。以往提到IP操作时,常会提到版权委员会这个概念,这回数字天空就提供了一个极好的范例,让龙虎豹能给大家详解一下日本IP产品的版权权利构成细节,为厂商此后引进国外IP内容时提供一个参考。

  1.jpg

(本图是经日本版权方挑选后可以使用的现场照片)

    《龙珠》是日本动漫界的最顶级IP之一,关于这个品牌并不需要连篇累牍再做介绍。就《龙珠激斗》这款产品来说,龙虎豹推测其衍生顺序如下:漫画—动画—日文游戏—中文游戏。这一顺序是如何推断出来的,为什么会有如此长的一个环节,每个环节又能为最后的中文游戏提供些什么?让龙虎豹带您从这一IP的根源开始一一梳理。

  鸟山明:扩展龙珠世界的决定权

  《龙珠》最初的产品是漫画,其缔造者是漫画家鸟山明。在一款游戏产品的整个操作环节中,海外的IP原作者能起到的作用远比国内作者差得远。鸟山明曾经在韩国Ntl-inc研发端游《龙珠Online》时亲自进行监修,因其监修过于严格,只肯向开发方提供原作的世界观和背景设定,玩家不得操作原作中的知名角色,而且诸多网游中已有的成熟玩法遭到否决。导致产品出来后,成了一部除了打怪升级看剧情外就没有其他什么内容的游戏,玩法单一,难以为继。从那之后,鸟山明就很少再亲自参与除直接改编漫画的衍生品以外的监修。比起寒舞为十冷手游亲自改剧本、《不良人》编剧关心亲自为手游先写一份剧本草案供修改等服务性监修,鸟山明那种只说什么不能干的监修没有反倒是好事。

  那鸟山明能干点什么?据龙虎豹听到的业内传闻,数字天空对他的期望经历了一个逐渐下降到0的过程:来发布会站台、拍祝福视频、作画庆贺、写段贺词……但最终发布仪式上,没有任何出现跟鸟山明直接相关的元素。据称上述这些配合可以考虑,但要提前申请,由万代南梦宫向上一级一级报,最终达到鸟山明那里,再一级一级批回,整个流程大概要一年。所以以后再有厂商签了日本IP后,记得可以第一时间开始提这个申请。

  寻求IP授权就不要直接找作者了,鸟山明只拥有《龙珠》世界需要进行扩展时,新增元素的决定权。比如龙珠原稿是黑白单色的,但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或出单行本时,会有彩页需求,此时怎么用色的决定权在鸟山明手里。除非你是要为《龙珠》作续,其他绝大多数情况下,寻找IP授权不需要找到作者那里。

  集英社:可以帮你联系鸟山明

  《龙珠》由画稿编辑成书是由集英社下属的《周刊少年JUMP》编辑部完成的,连载于该杂志之上,集结成单行本也是集英社完成的。集英社是将《龙珠》商品化、并将这一商品带到消费者面前的第一个执行者,故而也拥有这件商品进行衍生时的最底层决定权。

  集英社在整个IP的衍生链中,能够提供的就是进行衍生品开发的最终许可,原作的各种基础设定、剧情、台词、黑白与彩色的画稿,以及同原作者联系的管道。之前说的数字天空想请鸟山明站台,最终一环就得由集英社来与其本人进行联络沟通。此外,在本次发布会上,当年《龙珠》的责任编辑、《周刊少年JUMP》编辑长鸟岛和彦也发来了庆贺视频。

  由这些资源可见,直接从集英社这里获取《龙珠》IP来做游戏依旧不合适。因为画稿都是静态的,并且黑白单色的占了绝大部分比例,而有多少游戏的画面能是黑白两色的?总不是要做个MUD吧……这些资源最适合用来做的还是动画,在做动画时,东映只需要让集英社请鸟山明出面,确定颜色、动态等原漫画中没有的部分即可。

  东映动画:IP资源基本够游戏使用

  东映动画将《龙珠》改编成了电视动画,更进一步的扩展了这一品牌的认知度与火爆程度。最重要的,它为这个IP添加了诸多重要的资源,比如配色、动态画面、语音、音乐等等。在数字天空发布会现场使用的多段视频,就是来自东映动画的支持。

  从东映动画直接拿到《龙珠》的IP授权已经足够支撑一款游戏,像万代南梦宫做“龙珠”题材的游戏时,大多都是从东映处获得授权。可能的话,国内游戏厂商从动画公司拿IP授权是比较合适的,因为这些动画公司和游戏公司接触比较多,对游戏改编方案的理解能力并不比直接去跟游戏公司说差太多;而且东映动画也在积极努力的从事向中国授权IP的业务。

  但有几个误区要注意一下:

  首先,东映虽然积极向中国出售IP,但像《龙珠》这个级别的IP能否拿到还是很难说,这个级别已经不是有钱就能砸得动的。越顶级的IP越难获得,东映更喜欢扩大次级IP的价值。

  其次,《龙珠》IP衍生到动画阶段,已经是一种富媒体的艺术产品,其中包含绘画、动态、语音、音效、音乐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虽然这些内容综合起来才构成了整个《龙珠》的动画,但并不代表签下动画的IP授权,就可以使用所有这些资源。IP是从东映签下来的,那就只能使用东映制作的部分如绘画、动态等。语音是请专业声优完成的,故而独立声优或声优所属的经纪公司对这部分内容拥有版权,想要使用还得单谈。一部动画所启用的声优数量能达到几十人,这些声优又常常属于不同的事务所或经纪公司,所以拿语音资源是很费时费力的一步。在数字天空发布会现场使用的视频中,不包含任何语音,而是以有唱词的动画主题曲作为背景音乐。相对语音资源的麻烦,音乐资源虽然也要单拿,但相对好找一些,因为基本上会集中请一家唱片公司及旗下艺人统一完成。但音乐也有自身相关的问题,龙虎豹曾听数字天空以外使用动画IP的公司介绍,在于日本唱片公司协商音乐使用授权时,对方竟然要像对卡拉OK那样按播放次数收费,这对游戏来说明显不现实。说服日本人别耍流氓按游戏的玩法来搞,也是获取音乐资源时的一步麻烦事。

  动画公司能提供的IP资源依旧有所限度,但反过来说,它的监修权限也就有限。国内的游戏公司可以在买到主要声优语音和知名的几首主题曲后,剩下的音效、串场背景音等,可以自行创作,而东映并没有对此横加限制的权力。

  万代南梦宫:资源给的足但看得严

  《龙珠》的IP很难拿来做国产游戏,但获取一款日本已有的《龙珠》手游改编成中文版的可能性就大得多了,这也是数字天空选择的方式。

  除获取IP的难度降低外,那游戏产品来进行本地化,能够获得的资源也最为完整丰富。从源代码开始,原游戏中有的一切资源,外加技术支持都能获得。但反过来说,也将面临最严格的监修和最繁琐的流程,能用的资源也就被完全限制在了原游戏所拥有的范围内。

  此外,由于万代南梦宫是从东映处获得龙珠IP来改编游戏,已经处于IP衍生链的末段,在整个沟通环节上也最长最为费时。我们举个例子,比如数字天空为了给中国的消费者加一些适应期口味的独特东西,想让添加一个能变出整套满汉全席的压缩胶囊(这个例子或许并不恰当,只是为了找到一点日文版中没有的东西)。那么首先要把为什么要加这个东西,加了他有什么好处告诉万代南梦宫上海公司;然后上海公司觉得有可能说服总部,就提交到日本;日本万代南梦宫先许可这一行为,然后向能管这件事的集英社上报;集英社认可后,联系鸟山明;鸟山明点头后,再一级级逆推回来,这一过程中遭遇否决的可能性极大,且周期之长任君想象。

  除上述资源外,各级版权方都拍了代表在发布会现场进行演讲或拍摄视频进行祝福,但对中国人来说,他们是谁真的没有什么用。

  日本IP的体系结构及行为方式总结

  由上述的分析,已经可以看出日本IP生态链的层级结构和互相之间的运转方式,再将其总结一下:

  1.各级创作者只拥有自己创作领域内的权利。比如鸟山明有创意权,集英社有漫画相关资源,东映有动画作画资源,声优事务所有动画语音资源,唱片公司有动画音乐资源,万代南梦宫拥有游戏内所有资源;2.IP被授权方选择授权入口的层级,将直接决定能获得哪一层级的资源和将受到多少监修;3.存在当前授权层级上无法获得但又需要用到的资源时,需要再和相应的权力所有者单独协商;4.日本人不接受越权行事,与万代南梦宫签订的授权契约,出现鸟山明才能定夺的事宜时,不可以直接去找作者,只能从万代南梦宫这里开始走流程。

  有了以上这些基础知识,《龙珠》的发布会上会采访到如此多家公司的代表也就不再奇怪了,以下是7月16日,数字天空2015全球战略发布会后,媒体对《龙珠》IP各版权持有方所做的采访实录,其中集英社代表因出席岩田聪的葬礼而缺席。

  受访嘉宾:

  万代南梦宫上海 总经理 山田大辅

  日本万代南梦宫 董事 冷泉弘隆

  东映动画企业有限公司(香港) 总经理兼董事 宇田川英昭1.jpg

  问:请介绍万代南梦宫上海公司的基本信息及近期发展规划。

  山田:万代南梦宫上海有限公司今年4月在虹桥区成立,主营手机和PC页游业务,今后会将更多的日本IP游戏带到中国,会与中国的合作伙伴如数字天空一起合作进行游戏的开发,并联合日本游戏版权方共同进行保证游戏质量的监修。

  问:请问在中国发行《龙珠激斗》的初衷。

  山田:理由非常单纯,因为《龙珠》在中国有非常高的人气。

  问:为何选择与数字天空进行合作?

  山田:一是因为数字天空有着很强的开发实力;二是该公司对日本IP有着非常深的理解和把握,他们的员工也非常喜欢《龙珠》,我们能感受到他们的热情。我们很高兴能与数字天空合作。

  问:《龙珠激斗》的开发进度如何?何时能够上线?

  山田:开发进度已完成90%,但尚无法保证具体的上线日期。估计是在3个月以后,就算有延迟也会力争在今年内与玩家见面。

  问:在《龙珠激斗》上,数字天空与万代南梦宫的分工如何?

  山田:中文版的开发、发行和运营都是由数字天空完成的,万代南梦宫也从日本和中国组织了优秀的开发与市场人员来辅助数字天空做好这款产品。

  问:中国游戏市场竞争激烈,万代南梦宫旗下的游戏在进军中国时做了哪些准备?

  山田:首先我们会沿用在日本获得的IP游戏研发经验,考虑如何能把他们在中国良好应用。其次我们会与中国当地的合作伙伴紧密配合,共同协作来在中国市场上站稳脚跟,抢占一席之地。

  问:在中国市场上存在不少山寨和盗用IP的游戏产品,对此万代南梦宫会采取怎样的态度和行动?

  山田:IP的山寨和盗用不光是我们公司代理的IP,而是整个中国市场共同面对的一个问题。我们会联合版权商和中国的合作伙伴,在法律上进行维权行动。并且会对玩家进行宣传呼吁,选择我们正版IP游戏。我们相信,只有在正版IP的游戏中,才能体会到日本动漫原汁原味的乐趣性,希望玩家也能多多支持正版IP游戏。

  问:为何想要成立上海分公司?

  冷泉:万代南梦宫早就想让中国的玩家能够体验到许多IP游戏作品的乐趣,但实现这个想法存在一些困难,如因国别带来的文化差异,以及中日间的实际地理距离。为了突破这些壁垒,在中国本土成立公司是更好的选择,有助于帮助日本游戏IP更好地融入中国文化氛围。

  问:成立新公司的过程是否顺利?

  冷泉:要非常感谢我们的员工,当时发布要成立上海分公司消息时,公司里有很多富有热情的年轻员工积极响应,在很短时间内组成了核心团队,完成了成立公司的工作。

  问:当前上海公司的人员构成如何?

  山田:整体有二十四、五名员工,其中有五名日本派驻过来的员工,其余都是在中国本地招收的员工。现在还在继续招募,想要扩大团队。

  问:对上海公司的目标预期如何?

  冷泉:通过万代南梦宫上海的成立,日本万代南梦宫娱乐将与中国市场有更顺畅的沟通,相信日本IP游戏在中国本地化的进程会进一步加快。

  问:万代南梦宫旗下拥有众多游戏IP,贵公司如何保持这些IP的长期价值和持续关注度?

  冷泉:维持IP的人气并将其不断发展,最重要的是如何保证这些IP在游戏化时能原汁原味的展现出原作的趣味点。在把IP不断带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积累更多的经验,我们有自信能让这些IP在中国进一步提高其人气。

  问:万代南梦宫今后是否会向海外地区输出更多的IP?

  冷泉:有这样的想法,但现阶段我们还是会把全力倾注在做好今天发布的《龙珠激斗》和《东京喰种》两款产品之上。

  问:东映动画在《龙珠激斗》这部产品中主要担任什么样的角色?

  宇田川:首先我们作为《龙珠》动画的版权方,要确认游戏中的概念是否符合IP的世界观,保证整部作品能够充分地还原原作中的魅力,也就是监修和确认的工作。此外像今天发布会这样的市场活动,作为版权方东映动画也会全力进行支持数字天空在中国的宣传活动,把《龙珠》的魅力传达给更多的中国玩家。

  问:在今年,东映动画会在龙珠系列上会有什么动作?

  宇田川:在日本全新上映的动画《龙珠超》已经引入中国,已在爱奇艺开始独播。在整个亚太地区还会有其他一系列动作,敬请期待。


2017年IP粉丝行为报告

残酷的电竞梦

尴尬的主机行情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京ICP备15024595号-1

游戏客栈 游戏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