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癌症患者弥留之际的手游开发心路历程
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新闻>返回
时间:2015-07-20 编辑: 来源:手游那点事

1.png

  游戏客栈今日报道(2015.07.20)和前不久才上架移动平台的生存佳作《饥荒》相比,《崩溃大陆》(Crash lands)并没有什么名气,甚至有声音指责游戏有借鉴《饥荒》之嫌。不过,这依然没有影响到玩家对这款融汇了生存挑战、策略战斗、动物养成等多种元素的作品的期待。

  《崩溃大陆》是由独立开发团队Butterscotch Shenanigans打造,这个“逗比兄弟三人组”素以制作“能给玩家留下深刻印象的、值得回味的游戏”而著称,陆续为玩家贡献了《狂暴魔法人》(Quadropus Rampage)、《毛巾之战》(Towel fight)等商业和口碑皆成功的手机游戏。

  兄弟仨寻思着,接下来做一款跑酷游戏来巩固自己打下的江山。

  可是偏偏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三兄弟之一的山姆-科斯特(Sam Coster)却被诊断出得了癌症——淋巴癌4B期。

  患癌:《崩溃大陆》缘起

  当得知患癌的消息时,山姆正在忙着与他的兄弟塞斯开发一款跑酷手游。

  几个月来,他一直无精打采,脾气暴躁,做游戏的激情不断消蚀。他莫名其妙地与兄弟争吵,上班迟到,体重下降,被幻觉折磨。他看的几个医生都用止疼药敷衍了事,但是身体却止不住地恶化。最后确诊为淋巴癌4B期。

  从左往右依次为山姆的未婚妻戴安娜、山姆、亚当和塞斯山姆才仅仅23岁,这位强壮的小伙子之前并没有严重疾病的病史。跟所有癌症病患一样,他住进了医院,开始接受残酷的化疗。

  他试着去理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千言万语,一时难以诉说。山姆不希望整日都活在癌症的阴影之中,他把思绪转移到他为之努力的跑酷游戏。但是,每念及此,只会让他徒增遗憾:“如果我快要死去,我想做一款跑酷游戏之外的作品。”

  他停止了胡思乱想,他知道自己想要一款怎样的游戏。躺在病床上,山姆在笔记本电脑上偶然看到了一个demo,并展示给了他的兄弟塞斯看。他们很快就达成共识,停止手上的跑酷游戏的开发工作,开启全新的游戏项目,也就是这款《崩溃大陆》。

 1.png

  前些日子,科斯特兄弟俩在Steam平台上提交了《崩溃大陆》。目前,游戏的PC版已经开启预售,极有可能在今年夏末登陆PC和Mac平台,移动版可能要等到年底。

  “我不希望在离世之前制作的最后一款作品是跑酷游戏”。

  “诊断书都写得很清楚了,”山姆说。“你就会更加珍惜时间。”

  山姆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做跑酷游戏上,“如果一直重复做一样的事情,你会觉得开心吗?”他反问道。“我不希望在离世之前制作的最后一款作品是跑酷游戏。”

  大家当然很好奇,山姆向塞斯展示的新demo到底啥样,竟然促成了他们将其打造成一款游戏?视频中出现的是一个自上而下角度(top-down)的Roomba清洁机器人在不停旋转,拾起树叶。《崩溃大陆》的灵感便源自于此,这是一款关于行走、探索和收集的游戏。

  准确来说,《崩溃大陆》是一款具有打造系统的RPG游戏,同时也不乏幽默感。玩家在探索游戏世界时将遭遇到各种奇怪的角色,收集并打造物品。“每个人都喜欢看到搞趣的内容,”山姆说。“游戏根据角色和剧情打造了道具,不过,打造系统才是整款游戏的核心。游戏中具有无限的物品栏,而且可以自我管理。这是不少玩家一直期望在《我的世界》(Minecraft)和《泰拉瑞亚》(Terraria)中看到的。而我们恰到好处地满足了玩家需求。”

 1.png

  山姆主要负责游戏美术方面的内容,而塞斯则负责编程。

  “《崩溃大陆》遵循了类似于具有打造系统游戏的规则,”山姆表示。“玩家需要外出寻找并开采资源,然后利用这些资源打造更好的工具和武器,进而开采到更好的原材料。这种循环打造系统也符合这类生存游戏的风格,不过,游戏中出现的怪味内容也增添了不少情趣。”

  “只不过几小时,我就变得跟老人似的”。

  经历了第一次的化疗之后,山姆的病情暂时得到缓解。但是今年年初,他的病情再度复发。

  “有7到9个月的时间,我的病情都处于控制期,”山姆说。“如果一线化疗方案失败,就只能转而求助拯救化疗(salvage chemotherapy),这就真的够呛了。5月一整月都躺在医院接受干细胞移植,并配合一个极其粗糙的化疗方案进行治疗。这种方式会摧毁体内的血球数量,因此,在这期间,我的身体内无法造血或形成免疫系统。”

  “经此之后,医生会给你几个月的恢复期。到八月在进行第二个疗程。我的头发全部掉光了,连眉毛也没有了,也就是我现在的样子。”

  今年早些时候,山姆在知名的手游媒体TouchArcade登载了他的故事。他在文章中谈到了患癌的细节,展现出了幽默和鬼马的一面。他完全实事求地,没有任何夸张地描述他的病痛,甚至为此编造了一些黑色幽默小故事来缓和气氛。

  他坦言,癌症确实对他的生活影响很大,但同时也鼓舞着他去寻找灵感。

  “连续几天,我啥事都干不了,”他说。“我一直承受着医生口中所说的‘明显的骨痛’(significant bone pain),这算是我这辈子听到过最欢乐的描述。此举会促使骨髓产生更多的白细胞,这感觉就像是有人在碾压你的脊椎和屁股。”

  “只不过几小时,我就变得跟老人似的。那段日子非常难熬。但是,距离产生美,当外在因素迫使无法从事心爱的工作,然而当你恢复之后,你会更加“贪婪”地工作,并且做得更加出色。”

  “我不愿去想病况,即使走到了这一步,也不愿意呆在医院。没人能体会到一个23岁患癌年轻人的心情。而我只想专注于游戏开发。”

  “我的美术造诣进步神速。癌症给我带来了不曾有过的专注,让我将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到游戏开发中。我沉醉在工作中,通过这种专注自我治疗,这样可以让我忘记自己将要离开的现实。”

  “突然之间,他就被强行推上了病床,任由针管深入到骨头里,像蛇一样在他的血管里曲折前行,整个身体被毒素占领。”

  山姆的兄弟塞斯回忆道,在确诊之前,山姆跟现在判若两人。“积极、活泼、欢乐的他变得易累、易沮丧。原本疯狂、欢快、大量的即兴内容的设计讨论会也变得暗流涌动,极易爆发争吵。”

  拿到确诊书之后,所有事情都变了

  “经过所有的测试和内容之后,我们下定决心全力以赴,剔除一些游戏中的糟粕设定。山姆把自己对《崩溃大陆》的想法告诉我,我快速参与其中。我明白,一旦山姆进入到地狱般的化疗过程,我希望能够确保游戏继续进行下去。《崩溃大陆》是他梦寐以求的游戏构想,需要我们一起来帮他实现。”

 1.png

  “我根本帮不上忙。他只是想活下去,专注于事业,但是突然之间,他就被强行推上了病床,任由针管深入到骨头里,像蛇一样在他的血管里曲折前行,整个身体被毒素占领。”

  “一开始,我觉得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坐在那里旁观这一切。但是,后来我发现可以帮助他实现梦想,将《崩溃大陆》变成现实。如果他感觉到糟糕,无法坚持下去的时候,他依然可以放心,游戏会继续推进下去。”

  塞斯常常奔波于医院,与山姆探讨游戏。塞斯回忆起某一次经历。

  “我们聊到了《崩溃大陆》下一步的计划,我们一致认为在游戏中加入日夜循环系统会非常酷。我回家熬夜到天亮。第二天的晚上,我不仅创建好了照明系统,而且还将山姆绘制的火把和灯源植入其中。因此,游戏就有了生动、多彩的夜间场景。”

  “我把成品拿给山姆,他兴奋得不行,隔天他在病床上赶制了更多的酷炫的光源,方便在夜晚显示。”

  “对我而言,《崩溃大陆》就是我帮助山姆的方式,即使当他觉得难受,依然可以让他保持活力。从我个人情感角度来讲,我虽然出力并不多,但聊胜于无。”

  “我的两个最亲的人——山姆和塞斯正在冒着巨大的风险为了自己喜爱的事情而奋斗。”

  山姆和塞斯住在圣路易斯。他们的另一个兄弟亚当住在德克萨斯,最近,也加入了他们的工作室一起来完成游戏,他主要负责后端和工具的创建。

  “山姆患癌的前半年,我还没有加入他们的游戏团队。因为当时正在德克萨斯攻读生物学博士,”他说。“我在想,'我这是在干嘛?'我的两个最亲的人——山姆和塞斯正在冒着巨大的风险为了自己喜爱的事情而奋斗。山姆视死如归,而我忙活的事情突然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亚当快速地完成了分子生物学的研究,随后便加入了团队。

  “我找到了更重要的事情可做:帮助山姆完成梦想。”他说他加入之后足够应付人手短缺的情况。“这是我个人逃离情感的责难的方法。当然,我本可以在山姆的耳边絮叨癌症和化疗的原理,为什么化疗伤身体。但是我没这样做。帮助山姆完成倾注了他灵魂的项目才是当务之急。”

  “《崩溃大陆》是山姆耗尽心力之作。他是一个非常棒又幽默的家伙,与他的接触过的人都感受到了这份美好。通过这款游戏,每个人都会被游戏的高品质所感染,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如果等到游戏完成之后才死去,我会高兴得疯掉,毕竟,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尽管,《崩溃大陆》的诞生源于可怕的疾病,但是它也是一款极具幽默感的作品。

  “人们常说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总会找到一线生机,”山姆说。“也就是说把坏的想法转变成积极的思考。按照这样的观点来看,我愿意称自己为“寻找生机的高手”(amastersilverliningminer)。因为,我是如此坦诚而又积极地思考所有的事情。”

  亚当希望等到游戏完成之后才死去

  “我觉得我的幽默感越来越平淡。我没有从前那般有趣。我只能说,这仅限于私事层面。但是,我意识到我为了生活而做游戏,我给他人带来快乐,他们所感受到的乐趣与我从游戏制作中所获取的一样。”

  山姆说,只要能够支付化疗的费用,他就能活得好好的。他依然能够用上父母的保险金。还有朋友捐赠的资金,工作室之前的游戏收入也能抵得上一阵子。

  “不管《崩溃大陆》最终能否取得商业上的成功,我都能接受,”他说。“我活下去的目的非常简单,尽量让重要的人或事不要远离我,包括我的未婚妻,家人和朋友。所以,我的要求不多。但是如果游戏最终大卖的话,这会是最好的结局。”

  “我已经忘却对死亡的恐惧,我找到了一种能力——让专注于某件事情的人不用去担心周遭的人。我能坦荡地说一句,这是我做干过最漂亮的事。”

  “如果等到游戏完成之后才死去,我会高兴得疯掉,毕竟,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2017年IP粉丝行为报告

残酷的电竞梦

尴尬的主机行情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京ICP备15024595号-1

游戏客栈 游戏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