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网吧变成网咖
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新闻>返回
时间:2019-05-17 编辑: 来源:钛媒体

11.jpg

  长大后开一家网吧,一边打游戏,一边赚钱。

  相信这是很多人学生时代的愿望。

  但是,如果在10年前告诉你,一家网吧要去美国上市,你会信吗?

  近日,有市场消息称,网鱼计划今年下半年赴美上市。

  作为行业龙头,网鱼曾号称一年超过3000万人次到访。

  其拥有注册会员逾1430万,门店覆盖四洲六国达1000余家。

  网鱼取自“网络海洋里一条快乐的鱼”,现在这条鱼则游到了国外。

  很多人在网吧积极开黑的时候,殊不知道网吧的历史才仅仅20多年。

  01

  世界第一家网吧,1994年9月1日诞生于英国伦敦。

  一位名叫帕斯科的波兰姑娘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这位姑娘当时正在伦敦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一个研究女性和计算机互动关系的项目。

  自称是“网络女权主义者”的帕斯科,萌生了创办一个“网络咖啡屋”的想法。

  是的,你没看错,网吧会和女权有关系。

  一开始的“网吧”并不是现在的网吧。

  大家去“网吧”是为了喝咖啡,顺便上上网。

  从中国的情形来看,作为一个舶来语,网络咖啡屋标志着中国网吧的诞生。

  它与更早“电脑室”最重要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提供网络接入。

  中国的互联网从1995年开始向公众开放,实验性的网吧开始在城市中心区域出现。

  例如北京的“瀛海威”和广州的“信息时空”。

  作为中国电信运作网络推广站点,它们所扮演的角色仅仅是互联网这项新技术的展示台。

  而在1996年,在北京西路的实华开网络咖啡屋里。

  消费者惊奇的发现,它不仅卖咖啡和点心,还提供上网。

  这被不少人成为“中国第一家网吧”。

  来排队等待座位的顾客中差不多一半是外国人,因为这家网吧离友谊宾馆不远。

  根据一些其他媒体的说法,1995年,中国历史上第一家网吧在上海出现。

  名字叫“威盖特”,上网价格达40元一小时。

  22.jpeg

  这在当时可堪称天价,全国平均工资也就500元左右。

  猪肉也就3块钱1斤,面对40元1小时的价格,那时的王思聪不知道能不能玩得起。

  而这个网吧,也与一位总统有关。

  1998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上海参观访问。

  在来到上海的第二天清晨,克林顿结束上海美国商会的早餐演讲后,兴冲冲来到附近一家威盖特的网吧。

  正在此上网的胡丹青见到总统到来,随即在电脑上输入白宫的网址,克林顿看到多日不见的总统官邸,显得特别高兴。

  之后,胡丹青用娴熟的英语与克林顿一边聊天,一边操作电脑。

  一旁的美国参议员发问有些尖锐:“中国是否有不允许大众进入的网站?”

  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胡丹青,克林顿也饶有兴趣地坐在身边等待答案。

  胡丹青机智地回答:凡是我感兴趣的网站都能进。

  怪不得,克林顿在结束访问后,由衷的赞叹上海。

  上海是全世界最令人兴奋的地方之一,上海人民受过良好的教育。

  1998年至2000年,网吧行业第二个发展高峰到来。

  网吧数量激增,互联网风潮强烈刺激着国人的神经,网吧行业借此进入疯狂赚钱时代。

  对于第一批走进网吧的人来说,就像是一个花花世界。

  在那里信息没有了空间的限制,万里之外的人也可以通过网络交流,这培养了国内大多数的初级网民。

  其中建立于1998年12月“飞宇”网吧被认为定义了一个新的时代。

  飞宇网吧地处北大校园的南边,年已经配有台联网的电脑。它实行弹性计费制度,下午和晚上是10元,上午9点到12点按5元收费,早上7点到9点则完全免费。

  飞宇号称每天可以容纳2万名顾客,其中大部分是学生。

  市场驱动,业务单一,盈利模式简单,网络刚需旺盛。

  这些成为以“飞宇”为代表的大众网吧的普遍特征,选址通常在城市人口聚集、高密度的区域。

  2000年初,国内的网吧数量快速疯涨。

  在之后的短短两年间,就从4万增加到了11万,翻了将近3倍。

  但由于还没有建立规范的行业管理制度,网吧潜藏着大量安全隐患和社会问题。

  02

  2002年6月,张老板从网吧行业捞了第一桶金之后,准备扩大店面,为此贷款10万元买新电脑。

  在正式营业的前一周,当地工商局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说,开不了了,什么时候能开也不知道。

  没办法,张老板只能卖电脑偿还贷款,一时间大量卖电脑的网吧出现。

  究其原因,在于2002年6月16日发生的“蓝极速”网吧纵火案,堪称中国网吧发展史上的一个拐点。

  事故原因后来查明:几名未成年中学生想上网,而蓝极速网吧拒绝4个未成年人上网。

  而这几个未成年人晚上便纵火报复,放火的同时用链子把门锁住了。

  结果在网吧里“包夜”的客人都无处可逃,活活被烧死在网吧。

  “蓝极速”网吧纵火案震惊全国。

  两周后,政府开始大力整治无证照或证照不全的“黑网吧”。

  在整治的过程中,全国数以万计的“黑网吧”被关停,当时北京最大的“飞宇网吧”也被停业一年。

  值得注意的是,放火的4人,一名因不满14岁而免于刑事责任。

  网吧一时之间成为家长们口中的毒药。

  网瘾少年也成为班主任和学校的重点照顾对象,关于“黑网吧”的揭露性文章越发频繁地见诸报端。

  据统计,2006到2010年间,超过90%关于网吧的新闻都是负面的。

  平均每天有2名中学生因沉迷网吧而走向犯罪道路,每5天有一人在网吧中猝死。

  曾经一位领导来到成都市锦江区水井坊社区考察。

  结果,在网吧内发现一名正在上网的小学生。

  老板看见一大群人跟在一个人后面进来,以为是文化局的,差点哭了起来。

  这位领导看到老板非常紧张,走过去说,学生放假也要找地方玩一玩嘛,小学生负担太重了。

  参观完后,随即离开,并没有什么处罚。

  如果来的是文化局,那么老板面临的罚款估计是10万左右。

  对于网吧的恐慌,也催生了反网吧经济。

  你通常听过这个段子,上网的姿势在变,但是被家长揪出网吧的姿势不变。

  小学生在无数的黑网吧里玩游戏,同时担心着家长和班主任突然出现在身后。

  如果“网瘾”实在难以戒掉的话,就会被送到杨永信那里改造。

  在经济半小时的报道中,杨永信靠着网戒中心,几年营收就突破8000多万。

  在2009年,戒网瘾已成为拥有300家机构,规模数十亿的产业。

  不得不说,中国人会做生意。

  03

  在我的印象中,网吧曾是包夜的代名词,一晚上六七块即可搞定。

  在高考完抛去学业压力后,通宵玩游戏成为很多人的经历。

  网吧浑浊的空气和二手烟一直为人诟病的一点,我一直想不通,网吧的灯光如此昏暗。

  而从网吧到网咖,网吧实现了质的飞跃,网吧行业也出现了分层。

  网咖的兴起,一种是以网鱼网咖为代表的,与传统网吧拉开了价格差距。

  平均价格在6-8元一小时以上,禁烟,店内环境比较好,机器配置好。

  附加产品是出售价格相对较贵的现做饮品。

  第二种是原来的旧网吧开始被迫转型,但价格基本没有出离网吧的范围,低于5元一小时。

  网咖的出现有三个主要原因,使网吧行业开始进行高端化的转型。

  首先,竞技游戏开始成为网游市场的主流,网吧不再是单纯的娱乐场所,而在向新的社交场所进行转变。

  竞技游戏,首先是提高了玩家对游戏硬件环境的要求。

  竞技游戏独有的开黑文化,让网吧连坐的体验,相比于线上连机,又有着成倍的提升。

  当我们放假,才有时间聚到一起,找一个网吧开黑的时候,也自然对网吧的环境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09年中国DOTA开始崛起,囊括了多个世界级比赛的冠军,成为最热门的电竞游戏。

  之后LOL接过DOTA大旗,继续将整个MOBA类游戏发扬光大。

  MOBA类游戏席卷全国,对网吧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网吧从此进入“网吧五连坐”时代。

  在IG夺冠的赛季,网咖里的游戏玩家竟然都不玩游戏,都在观看电子竞技赛事。

  对于玩家群体来说,能身处一个充满游戏氛围的环境非常重要,电子竞技更是这样。

  这就好像球迷明明可以在家看球却要到酒吧,甚至买高价票到现场看一样,这种认同感和氛围是其他场景无法给予的。

  其次,玩家群体的平均年龄上升,监管的力度,正规网吧面对的纯成年顾客消费能力大幅提升。

  当年的不良少年可以正大光明的泡吧了。

  相比混杂着大量未成年人的客户群体,现在面对的客户群的消费能力当然是更高的。

  最后,网吧牌照成本与网吧本身建设成本的一涨一跌,迫使网吧进行转型升级。

  《魔兽世界》刚问世的时候,但根据当时的配置估计,至少也在3000这个价位上。

  而今天,满足普通网吧需求的机器,再加上集中式硬盘,平均到一台机器,只需要 1000 多的成本。

  成本上涨的主要集中在房租、人力。

  所以一个网吧,真正关乎玩家体验的部分的成本,在总体成本从所占的比例,越来越低。

  靠在体验上节省成本然后打价格战,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所以正常的转型思路,当然就是花相对少量的钱,对体验进行升级,然后卖出更高的价格。

  网络游戏持续的热度,以及人们在比较流行的游戏模式影响下,对于可以玩游戏的空间有了更高的需求。

  更舒适的空间、更符合多人共同游戏的空间,安全需求和社交需求变得很重要。

  在这个阶段最好的设备、高逼格又舒适的装修环境、更值得信任的品牌就是消费者的宠儿。

  于是,网咖就横空出世了。

  04

  有高端的,就有低端的。

  网吧难民,是日本传媒所创造的新名词。

  专指一些没有固定居所,而长期在网吧滞留的人。

  在日本,网吧难民是指由于各种原因,而不能够再居住于自己的家中或公寓,而转到小时营业的网吧。

  日本一家电视台播放了一部名为《网吧难民——漂流的贫困者们》的纪录片以来,“网吧难民”一族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网吧难民大多数是贫穷的年轻人,和一般由于年纪大而求职困难、或没意欲求职的露宿者不同。

  很多网吧难民都是有心寻找工作,但只是做一些日薪工作的临时工,往往只能拿到最低工资,不享受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更谈不上购买自己的住房。

  由于公寓的月租金很贵,所以这些年轻人选择在网吧“安身过夜”。

  日本的网吧普遍是单间式,室内配有沙发和电脑或者电视等,一般为小时营业,按小时收取的计价费。

  11.jpeg

  为了提高夜间网吧的利用率,过去网吧经常接待一些错过末班车的上班族,但后来却受到了网吧难民一族的青睐,这对网吧来说当然也是一个増收的渠道。

  网吧通过“晚间套餐”的形式,向贫困的年轻人提供个人私密使用的房间。

  提供便宜并且可以长时间出租的储物柜,有的网吧甚至还有淋浴设施,浴室内提供免费的洗发水和沐浴露。

  便利的住宿设施和便宜的收费使网吧成为贫穷年轻人度宿的首选。

  东京是世界上消费水平最高的城市之一,市中心一个三十平方米的公寓每月租金高达15万日元(1250美元)。

  而在网吧留宿一晚的价钱约在1400到2400日元(12到20美元美元)之间,这对那些每小时薪金只有1000日元(8美元)的自由职业者而言是个不错的选择。

  与日本网吧类似,中国也有一些长期“寄居”网吧度日的人。

  2013年,吉林大学毕业生靳爱兵发出了自己的第一份求职简历,他这样介绍自己:“因为挂科没能顺利从吉林大学毕业,有丰富的游戏经验。”

  2009年,因为网络成瘾、挂科不计其数而肄业,他开始待业住在网吧,一住就是四年。

  他切断了和家人乃至其他大部分的社会关系,也未谋得一份正当职业。

  因为常年驻扎在“77号座”,网民给了他“77哥”的称呼。

  他也凭借着那次媒体报道,被一个IT公司的老总看中,在北京谋得第一份工作——软件开发程序员。

  但不是每个人像他那么幸运,很多三和大神,他们选择做日结工人,每天赚百八十块钱,然后把赚来的钱花在网吧和游戏。

  今朝有酒今朝过,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网吧似乎成为了一个港湾,成为他们的栖息地。

  网咖与网吧,似乎也存在着贫富差距。

  05

  说夕阳行业也好,抱团取暖也罢。

  当年的网吧早已褪却江湖气息。

  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流量下沉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上网服务场所总营收已连续两年下降,2018年为706亿元,较2016年最高点740亿元下降34亿元。

  同期用户规模1.18亿人,已是近七年来次低。

  早在2011年,中国网吧行业全面进入微利时代。

  10万到30万之间的网吧,已从2010年的28.6%减少到2011年18%。

  以前民工排队和远方的亲人视频说话,大学生都去网吧玩游戏看电影。

  现在智能手机随时随地聊,随时随地打游戏。

  无论是网吧还是网咖,都难以回到那个投机取财的年代了。


专访祖龙娱乐CEO李青

iOS畅销榜一周走势图

二次元游戏用户行为报告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京ICP备15024595号-1

游戏客栈 游戏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