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开发者人数全国第一,为啥总有人说北京游戏圈要崩盘?
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新闻>返回
时间:2021-04-08 编辑: 来源:gamelook

“上海机会大把,北京的游戏行业就是已经死了。”

1月,一名自称“北京某大厂技术总监”的网友在脉脉断言北京游戏行业“药丸”,建议“要混游戏行业,去上海吧”。

1.jpg

2月,上海游戏圈老板们扎堆“教大伟哥做人”,米哈游、莉莉丝等上海游戏企业在镁光灯前出尽风头。深圳游戏圈兼全国、可能还要兼全球游戏圈扛把子腾讯的代表——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潜水旁听2小时,最后直言上海游戏圈势头“令人害怕”。

3月,易观发布《2021年中国游戏人才供需洞察》,显示广州、上海、深圳分别占全国35.23%、20.91%和12.57%的游戏岗位招聘需求,而曾经的老大哥北京排名第7,占比仅3.42%。由此,易观得出一个让北京游戏圈难堪的结论:“游戏行业重心完全南移,南方城市提供了绝大部分岗位”。

2.jpg

2021年以来,得益于《原神》等明星产品的优异表现,上海确实凭借产品的出色表现占据中国游戏业的舆论高地,巨人联席CEO吴萌也直呼上海人才竞争太激烈。与之相对,曾经最能代表中国游戏行业的北京,却成为衬托上海的背景板,乃至是踩一捧一的靶子,越来越不受到待见。

众口铄金之下,难不成,北京游戏圈真的要完?

在此,GameLook郑重提醒游戏圈:截至2021年,北京依旧是中国游戏开发者人数最多的城市,在外地、甚至北京本地游戏人纷纷唱衰北京游戏圈的时候,北京开发者请多一点自信!但自强之余、北京游戏企业也确实需要做一些改变,扭转这几年行业对北京游戏业的印象。

矛盾的数据,折射矛盾的现状

数字不会说谎,但数字却会自我矛盾,甚至误导行业。

今年1月,GameLook曾在《鄙视996文化,十大舒适游戏厂商又是什么鬼?》一文中发起投票:“不考虑房价,你想去哪个城市做游戏?”

结果大致在预料之中,却也有些出人意外。上海当之无愧获得超过千票的最高票数,参与投票的读者三成向往在上海工作。成都、广州、深圳最终得票比例分别为17%、14%与12%,与上海均有不小差距。

北京的吸引力则低到离谱,仅有8%的读者选择了北京,排除其他选项,北京的人气垫底,看到这样的结果、GameLook都替北京游戏圈着急。

3.jpg

3月底易观《2021年中国游戏人才供需洞察》中,北京招聘需求占全国3.42%的数据,似乎进一步提供了北京游戏行业“凋零”的证据。并且,在易观调研的1017 名游戏行业求职者当中,现居上海的最多,占17.6%,排名第1。北京继续掉队,占5.51%,排名第4。

不过,在报告“求职者迁入地”部分,招聘需求只有全国3.42%的北京却找回了场子,有15.9%的求职者希望迁入北京,在所有城市中吸引力排名第2。尽管仍远逊于三成求职者都向往的上海,但依然有力反击了北京游戏圈“药丸论”,北京对游戏人仍然保持着很强的吸引力!

4.jpg

为了帮北京游戏行业脱离“要完”和“没玩”的量子态,GameLook最近特别向Unity公司寻求了数据支持,了解中国游戏开发者各城市分布的真实情况。

Unity大中华区业务总经理肖蓓蓓告诉GameLook:

“截止至2020年底,北京Unity开发者数量占国内活跃开发者总数的20%左右,在国内城市中排名第一。可能近两年从增长来看受米哈游、莉莉丝等新生代游戏公司快速崛起的带动,上海和广州、深圳的游戏人才增速更快一些,但北京仍然毫无疑问是重要的游戏开发之都。“

肖蓓蓓进一步解释:“我们的一些大客户比如完美世界、畅游等也都在积极立项和扩张之中,有AAA主机大作,和高品质手游。Unity的在线中文课堂学员数量分布以及Unity大学的学生生源来看,也是北京的较多。”

Unity提供的这份数据,与GameLook网站访问量城市分布保持了高度一致性,北京的游戏从业者也是GameLook访客最多的城市,上海、广州、深圳分列后三位。

不看开发者总量,以最干货的产值为指标,北京也反驳了崩盘论。根据北京动漫游戏产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20年北京动漫游戏产业总产值达1063亿元,约占全国动漫游戏产业产值的19.3%。

至此,北京游戏行业“药丸论”实际破产,但明明还实力强劲的北京游戏圈,为何突然就不受待见了呢?甚至连北京本地游戏人都开始不自信了呢?这值得北京游戏企业反思。

很强,但不被喜欢的北京游戏业

以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为例,关乎北京的讨论,评论区态度总是很难称得上乐观。当有人问“北京有哪些有潜力的游戏公司”,最先招致的却是“真的有么”的反问,简洁明了回答“没有”的占大多数,最后还有强行建议“去上海”的,可见游戏人的怨念之深。

越浏览,关乎北京游戏圈的话题就越夸张,“北京还有哪些正常做游戏的公司吗?只考虑怎么做好游戏的,不划水不舔人那种”,与其说是请教,反倒像是号召一起倒苦水。

北京游戏行业的风评低,与提供的岗位少原因一脉相承,在GameLook看来,北京游戏圈的一个鲜明问题是:这些年变化太少了、原先最能吹的北京公司纷纷不吹了。

如果说广州的特征是买量、上海的特征是研发,那么步入手游时代、北京游戏圈最初的特征无疑是发行和渠道,不过随着硬核崛起渠道的南移、腾讯的称霸,渠道标签正在远去,但随着字节的急速崛起、流量再度成为北京的关键词。

同时,北京是中国互联网的龙兴之地,资本聚集的特性,决定了北京公司也敢打敢拼,勇于探索更大市场的属性。因此贯穿端游和手游时代,北京都是带动市场崛起和出海的关键力量,诞生了完美、畅游、乐元素、紫龙、祖龙、智明星通等一批优秀企业,在出海赛道上更是有Funplus、江娱互动、龙创悦动、有爱互动等出海实力公司,而在工具产品上还出现了Layabox、白鹭、Talkingdata这样的专业公司,他们都是北京游戏圈值得骄傲的代表。

不过北京整个创业圈子由于距离资本近,北京企业的扩张欲望很强,在互联网大佬的鼓噪下,游戏公司在整个北京科技圈相对有些弱势,尤其是在万人、甚至十万人员工体量的科技巨头高薪抢人的情况下,不仅对北京游戏企业造成人才鲸吞效应、也让游戏人难免不出现改行的冲动。

无论是雷军之于金山(西山居)、周鸿祎之于360、周亚辉之于昆仑万维、唐彬森之于智明星通,虽然他们都一度通过游戏赚到过钱、但从来都不把游戏当做一辈子的事业。换一种更形象的解释——混北京圈子的都想做大事,即使是游戏公司出身的创始人也是如此。

形象对比的话,“京漂”兴趣宽泛,志向高远,游戏做到半途卖了公司就改了行。而上海游戏行业崇尚专精,游戏公司创始人以兴趣为驱动,更擅长钻研创新和满足目标群体需求,为米哈游、莉莉丝的成长提供了温床。

5.jpg

所以和上海游戏行业“独立、专注”、广州游戏行业“抱团”的印象不同,北京游戏行业似乎更沉迷于“领导者”角色,人人都可独当一面,甚至跑到其他行业创业也颇为厉害,但唯独在游戏圈不够团结。

上海则不同,《原神》风靡全球之后,心动CEO黄一孟主动攒局,名为教大伟哥做人实为吹捧学习。同行之间对人才竞争也态度坦然,莉莉丝、心动敢于让人才自行对比offer再做决定。

并且,对比在国内越来越低调的北京游戏企业,上海游戏企业十分活跃,其CEO往往也成为诸如“二马”类型的行业偶像,热衷于公开分享所思所得,对传播自家公司品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诸如黄一孟坚持的“渠道革命”,王信文主打的“拒绝加班”,和大伟哥在玩家中间如吉祥物一般的亲民形象等,都比高大上的战略更懂人心、更能说服大众。

王信文公开讨论莉莉丝的“不加班”文化

结语

北京游戏圈要不要完暂且难说,但从Unity、以及GameLook的数据看,北京游戏开发者的确是最多的,离“药丸”的距离着实有点远。

中国游戏行业重心南移是趋势,而非当下的定论。的确,全国游戏人涌向上海,上海成为全国游戏行业焦点,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实。心动、莉莉丝、米哈游等无数新锐企业先例,和对创新、创业和年轻人友好的环境,共同组成了上海游戏圈的向心力。

稳定老练的北京游戏圈,多元活泼的上海游戏圈,在不同时期被选为时代的答案,不同企业有不同的风格,城市也是如此。

在GameLook看来,北京老牌游戏企业和新生代创始人们确实需要带头改变这座城市的游戏业氛围,让圈子活跃起来、话题多起来、敢于对国内游戏业的未来发展发表意见,而从行业来看,断言一座城市的游戏圈存亡不应只停留于表面,而要看他们的真实实力,闷声发财并不是北京的过错。


《镇魂街:武神躯》投放盘点

iOS畅销榜周报

2020游戏直播行业数据报告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京ICP备15024595号-1

游戏客栈 游戏客栈